您現在的位置:孝感健康網>> 特色門診 專科建設 醫院護理>>正文內容

襄陽行,麥穗情

襄陽行,麥穗情

神經內科? 劉紅霞

醫院工會組織了一次襄陽“夏游”,許久沒有放松過的我們開始一路歡歌,后來一路昏睡,在長達四個小時的車程中抵達了襄陽城。

而現在,我不想說襄陽唐城。我想說說一路我見過的麥穗。

五月已過,一路的麥子也已收割,只剩下一排排濃密的麥穗,在烈日下,在做生命最后的抵抗,是那么的肆意,那么的頑強。遠處可見牛在耕地,也有農民在做最后的麥穗處理。隨處可見一堆堆麥穗整齊的排陣,雖隔著窗戶,我仍然聞到了麥穗的味道。

光陰瞬間轉回20年前,在一個楠木坪的小村莊。仍然是在灼熱的五月,爸爸媽媽開始收割麥子。一把彎彎的鐮刀,割下的麥子由我和哥哥用棕樹葉子捆起來,慢慢扛回家。晚上再由爸爸用竹子編制的鐮,使勁拍打麥子桿,只要曬的足夠干,麥子就這樣離開了麥桿,從此分成了麥子和麥穗。媽媽總會在一旁用篩子篩出麥穗里殘留的麥子,那一粒粒都是辛勤的付出換來的,所以分外珍惜。

我不禁想起前段時間微信公共號里,關于北大女同學寫的那篇文章《賣米》。只有相同的經歷才會引起同樣的共鳴,農村出來的孩子,都會熟悉囪煙裊裊的味道以及生存的法則。而看到遠處的農戶房頂升起一抹煙霧,這幕景象自然覺得好親切,仿佛那是我的根,就像泥巴是石頭的根一樣。于是,我感恩,大地如此博愛,有了根,萬物皆生長。有了根,我才和它們一樣頑強。

待麥子米全部收割完畢,那晚的晚餐絕對是一個大大的麥子榴粑。不用任何調料和發酵粉,純天然的麥子饃饃,然后媽媽會用菜刀將蒸熟了的大粑粑分成一小塊塊的三角形或者四方形,遞給我們吃。那晚孩子們的樂趣是:燒麥穗。特別是男孩子愛玩火,點成一個火推,可以烤馬鈴薯,其樂無窮。而大人總會拿土家族一條不成熟的信念說:玩火,晚上睡覺會尿床的,但是也從來沒有人驗證過這句話的真假。香煙裊裊的回憶,我靠著窗戶,來了一把濃濃的思鄉。

這會兒勾起了我往日在病房看到的農民患者的雙手。單純看手,不需要提及他們的衣服和容貌,長滿了繭的手,一定也摸過那些麥子,麥穗,我視他們

為我的親身父母一樣。自然而然的我總會慢慢扎上止血帶,輕輕進針,時而問候痛不痛,真希望疾病趕緊離開他們。我常常這樣想:我的父母終究也會有生病的那么一天,而遠在他鄉的我,只希望他們在有疾病的時候,能遇到像我一樣的護士,去治愈他們,去安慰他們,去關心他們。以后,一定要做一個帶上微笑且有耐心的護士。讓我護理過的每個人的健康像麥穗一樣堅強,哪怕到了生命終結的時刻,仍不忘燃燒自己,肥沃土地。

于是,我告訴自己:我也要做那珠麥穗,至始至終不忘根,不忘本,砥礪前行,如此人生,甚好。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孝感健康網 . 主辦單位:孝感市中心醫院 | 鄂ICP備05011305號 |
COPYRIGHT ? 2018-2020 www.374425.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阿尔山开酒店赚钱吗